首页 >对外交流
【字体:
英国收紧配偶签证 近两万外籍配偶被拒之门外
guahuanguahuanguahuanguahuan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
  中新网2月15日电 据英国《英中时报》报道,情人不在的情人节。对那些被现实环境分隔的伴侣而言,今天不是节日。在英国配偶签证政策收紧的情况下,2012到2013年之间,已有17,800名外籍配偶被拒于英国国门外。

  王香和大卫就是其中的一对跨国夫妻。他们于去年6月结婚,去年10月份被通知拒签。大卫发起签名请愿,挑战内政部的决定,目前已收集到一千多个签名。而移民权利网也在发起“我们是一家人”的抗争运动,许多被分隔的夫妻都在加入。

  抗争:“我们是一家人”

  王香和大卫这对跨国夫妻,已被分开八个月了。今年的情人节,有许许多多像他们一样的夫妻,加入“移民权利网”(Migrant Rights Network, MRN)发起的“我们是一家人”的抗争运动。

  王香女士39岁,讲一口流利的英语,是一名中国作家,在中国和法国已出版著作八部,也多在国际刊物撰写专栏。大卫·安东尼,48岁,是英国公民,在剑桥大学担任高级图书馆助理。他同时是一位诗人,作品已发表于欧美三十个以上的诗歌刊物。他俩在诗歌网上相识,志趣投合,并于2012年6月在剑桥初见。

  他们无话不谈,不仅在文学和艺术上契合,也向往相同的生活方式。在接下来的半年里,他俩持续交往,往返于伦敦和剑桥之间,感情发展得很快,那年冬天,王香决定搬到剑桥和大卫同住。

  “我们共度了非常幸福的六个月,”大卫说,“王香是个诚恳,心胸开阔,道德意识强的女性……。” 大卫在生日那天,向她求婚。

  王香那时刚被拒居留 (那是在她和前夫离婚后申请的)。她回忆:“我依照内政部的要求,于4月28日离开英国,回到广州市。为了还清我和大卫在剑桥的住房贷款,我卖了我在国内的公寓。2013年6月9日,大卫和他的双胞胎妹妹艾莉森来广州市看我。大卫和我于6月13日在中山市结婚。我们隔天即提交了我的配偶签证申请。”

  在递交了签证申请的四个月后,王香于去年10月接到了电话,要求她赴北京的英国大使馆进行面谈。

  审查:傲慢与偏见

  面试是在一个很小的房间里。移民官是个年轻男子,面无表情。他的问题从无间断:你在英国停留多久?第一次到达英国是何时?你的前夫生日是何时?你何时结婚的?你们第一次见面是何时?你的现任丈夫的生日是何时等等。

  移民官问王香,婚姻为何破裂。她告诉移民官前夫的家暴行为。“那么你为什么不在婚姻破裂后回去中国呢?”移民官问。

  “因为有许多离婚手续必需处理,”王香答,“我的律师当时也告诉我,我不需立即回中国,说我可在第八条下申请居留。”

  移民官的问话让王香觉得充满种族主义的傲慢与偏见。当王香告诉他,她曾在家暴受害者的服务机构担任义工,帮忙接电话,为受害者填写表格,移民官问她:“填写表格给谁?”“政府。”王香答。

  “那就是说,你在帮他人向政府要福利?”谈到王香和大卫的关系,移民官问:“你们是何时开始的?”

  “第一次约会之后。”王香答。

  “你叫那是‘约会’?”移民官又问。“他的车是什么颜色的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?!”

  “我怎么会知道呢,我没看过他的车。他骑自行车。”

  “他倒底有没有车?你懂不懂我的问题?”移民官又问。

  影响:skype维持婚姻

  王香交上了所有能证明她和大卫真实关系的证据:家庭照片,圣诞卡片,来往信件,等等。而移民官的态度让她知道,其实当局的决定早在面谈前就已做出。“移民官不是在和我面谈,而是在和一个假想的敌人说话,”王香说,“他知道他的权力,这权力不被制衡。他可以感觉到我的反抗,因此立刻对我有反感。”

  移民官将继续制造假想敌人,而像王香和大卫这样相爱的夫妻将继续被强迫分开。去年10月17日,王香被通知申请被拒了。内政部认为她申请居住是为了自己的工作。不过没有提供任何说明。她的上诉过程又将是漫长的一年。“感觉好像我们的婚姻为彼此带来了一两年的牢狱生活,”她说。

  自申请被拒后,王香和大卫只能靠书信和Skype来维持婚姻。整个周末,他俩在Skype上谈话,倾诉对彼此的思念。半年以来,他俩一直计划在欧洲某地短暂相聚,但没拿到签证,未能成行。王香因此患了失眠症,每晚只能睡三四个小时。面对这样的情境,需要的是何等的坚强。她这么形容自己的心情:

  “如果我嫁给的是一位渔夫,定期要出海捕鱼,那么短暂的分离是注定的。

  如果我嫁给的是一位士兵,被应征参加战争,那么短暂的分离也是注定的。

  我会等待,无论多久,直到他凯旋而归。虽然一样地孤独,但是我不会埋怨,因为全世界都知道,我们是相爱的。”

  “然而此刻我们却一边等待,一边心怀愤慨。因为我们的爱被无情地,无任何法律依据地,被烙上了一个虚假的烙印。从被拒签的那一刻起,上诉和重获清白就成了我们生活的重心。在英格兰的雪夜,我们曾经握着一本诗集相拥而抱,秉烛夜谈。此刻我们却只能握着电话,对着skype说话,除了讨论如何上诉之外,谈的便是消极移民政策,种族歧视和仇贫主义,这些本来不属于新婚的话题……我们仍旧说着我爱你,每天早晨,中午和睡前,我们的爱和思念与日俱增,但是这是一种多么苦涩的甜蜜。”

  行动:我们会重聚

  大卫在英国发起了签名运动,请社会大众支持他们的请愿,挑战内政部的决定,到这个2月的上旬,已经有1100多个签名。

  英国内政部自2012年7月开始,实施严峻的家庭移民新政,规定资助非欧盟配偶来英定居者的最低年薪是18,600英镑 。除了年薪的标准外,在新政策下,申请人的定居评审期从两年延长到五年,以判断夫妻关系的真实性。

  内政部当时估计,此法规的实施,每年将制止大约18,500名外籍配偶移入英国定居。每年,估计将至少有15,000对夫妻会被拆散。在新政策下,2012到2013年之间,已有17,800名外籍配偶被拒于英国国门外。个案并显示,即使是达到了收入的要求,也有可能因政策的紧缩而被拒。因此,许多人被剥夺了家庭生活——特别是年轻的低薪家庭,以及社会资源不足的少数族裔人士。

  跨党国会小组移民研讨部(APPG) 就对此政策的影响展开了一项家庭移民的调查,以深入了解家庭移民法规对个人和小区冲击。结果显示,许多英人和他们的移民配偶直接受到这套新政策的影响。

  自去年,英国的许多移民权益团体联合发动了一次次的集结行动,比如去年夏天的公民请愿,向唐宁街递交了3500人的联署。这次,移民权利网(Migrant Rights Network)透过“我们是一家人”运动,再度集结社会人士,希望能再向当局施压。

  王香和大卫仍继续等待着。

  “有时候,英国那边狂风暴雨,我会一直等到半夜,只为一声平安;我不在家,我们在剑桥的家一片荒凉,阳台上的花全都死了,冰箱总是空空如也;我先生除了上班,足不出户,每天守在skype面前;有时候,他像小孩子一样脆弱:‘因为你不在我身边,我看上去老了十岁,你还爱我吗?’ 这种等待的艰辛难熬,只有冤情深重的囚犯才能理解。我们唯有相信,爱情会战胜邪恶,取得公正。总有一天,我们会重聚。” (白晓红)
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guahuanguahuanguahuanguahuan
11 最新推荐
最新热门
  • 没有热点文章
  •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 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

    北京地址:北京朝阳区立清路8号院3号办公楼 邮编:100107

    香港地址:香港特别行政区湾仔轩尼诗道145号安康商业大厦18楼

    沈阳代表处地址:辽宁沈阳市大东区广宜街21号明城国际A座18楼

    全球服务热线:400-050-5556 E-mail:wcfic2013@163.com

    Copyright © 2013 Www.wcfi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主体备案号:辽ICP备13013793号

    二维码
    在线咨询